时针
把太阳缓缓地推向山那边
奢望染红的一片
可以进我心里
求得红色里的宁静

炊烟
袅袅得悠闲
肚子里的咕噜声印证了饥饿
慌似的一路向西狂奔
不为食物
只求个五百年或一千年

若是夕照
打在茫茫的大漠
是否就是一片红尘
我渐行渐远
像绿洲一直存在
穿过这片父亲经营的部落
是否身影不再受虐
不被正午得阳光压榨成
一点

若是倒下
化作这里普通的一副白骨
是否还有一副白骨相随
日渐次地消磨
像夜晚一直存在
穿过那座山那道线
是否明月就会当空
星星就能得以璀璨
不明

他们笑了
在翻山越岭之后
仿若耻笑于山下的渺小
以及满世间的红线

我迷失了
在爬山涉水之前
弗如那山下被耻笑的渺小
想牢牢地够得一条红线

夕阳西下人西行
一副白骨
被月光的下的沙子
描绘得雪白
那个西行的人是求如来的一面还是如来的经
还是只是希望有人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